愛在台灣

何義士 修士何義士修士

●何義士小檔案
何義士醫師,義大利籍的天主教修士,一九二四年出生於羅馬,畢業於羅馬馬爾大醫專。

  這位澎湖人熟悉的「大鬍子醫師」,在台灣已整整度過四十年。他將生命中最精華的歲月,奉給台灣的貧苦病患;以行醫濟世,解除民眾的病痛,傳天主的福音。其中何義士有二十五年的時間,停留在澎湖,為澎湖離島醫療系統的重要一環。二十五年來,接受過何義士看診的澎湖民眾,人數無法統計,但是當何義士在假日休閒,騎腳踏車到白沙的路途,民眾對他的親切問候,膩稱他是「騎腳踏車的大鬍子醫師」,可以想見他和澎湖民眾的密切融洽。
「我們的大鬍子醫師」,天主教靈醫會會士的何義士,聽到患者在康復後,對於他這樣的稱呼,總是歡喜有加。
何義士在他二十二歲時,離開義大刊羅馬故鄉,在此之前,他已是義大利靈醫會的一員。
靈醫會是聖嘉民在1582年所創立。聖嘉民也是義大利人,少年時代,他的父母相繼去世,聖嘉民到處流浪,以做小工靈生非常困苦。有一次,他因腿部生瘡潰瘍,到醫院治療,發現有更多的病患缺少親人照顧,境遇十分可憐,因此激發他靈病患犧牲獻的愛德心願。
靈醫會在天主教氣氛強烈的義大利,獲得了極大的迴響。1936年,十二歲的何義士也受到感加,在胸前配掛紅十字標誌,加入靈病患服務的義務工作,進而在二十歲,靈醫會的正式會士,除了斷絕財富、色慾和謹防意外的三個聖願,更許諾第四願:為病患犧牲一切,即使高度危險的傳染病患也不得排拒。
何義士在1947到達中國大陸雲南省,當時國共內戰已經開始了,共產黨的勢力膨脹。早在1946年,另一位羅德信神父已在雲南設立靈醫會分會,分別於昆明和昭通建立痲瘋病院,在會澤建立綜合醫院及在巧家開了一所小醫院和診所,以實際的療傷治病行動傳基督的博愛。何義士到達雲南不久,卻和其他靈醫會會士以外國間諜的罪名被中共政府逮捕入獄,直到1952年,才逃出中國大陸,回到義大利。
第二年,何修士又輾轉到達台灣,前往聖嘉民靈醫會羅東分會的聖母醫院。也許是因巧合,何義士出生於羅馬,他的青年歲月在台灣行醫,和「羅」「馬」兩字的地名格外深緣。在羅東,在馬公,一個義大利籍羅馬人的何義士,奉了他的醫術與愛心,尤其是澎湖馬公,何義士在此前後停留了二十五年。
若不是天主教靈醫會秉持「基督愛人生命,救人靈魂」的加示,到偏鄉離島從事醫療服務,以澎湖群島特殊的地理環境、逐年老化的人口、交通不便、氣候無常以及醫療資源的缺乏,澎湖居民的疾病苦痛,恐將更靈加倍。神職的醫護人員,堅定的宗教情操,更使他們對惡劣環境全力以赴,,沉穩而和善的信念,讓他們堅守崗位,不見異思遷;何義士醫師,便是其中的一員。
何義士長期駐在的馬公惠民醫院,在1953年5月成立時,原名「瑪琍小診所」,是台灣早期的天主教醫院。「瑪琍小診所」以身、心、靈的整體醫療觀念,低廉的醫藥收費,博得澎湖居民信賴。創辦人羅德信神父和馬修士並定期下鄉巡迴醫療,繼而為應患者所需,1957年將「瑪琍小診所」擴建,改名為「天主教靈醫會惠民醫院」。
何義士在1983年接任惠民醫院院長,繼續將惠民「內科專科」醫院的功能,在澎湖擴展;同時辦理公保、勞保、農保、貧戶及一般民眾醫療作業,對於內科以外的病患,除採取必要的急救措施,並實施迅速的轉診。
澎湖群島的居民,以農漁牧為主要生活方式,其中又以漁業的相關行業為最多。漁民的生活方式、教育水平和衛生保健觀念,使得他們染患肺結核及肝病的病症,格外普遍,而漁民特殊的宗教信仰和民俗傳統,讓何義士的印象特別深刻。
澎湖群島的總人口約十一萬,大小廟宇谷達四百座左右,每座廟寺的建築,無不精彫細琢、雄偉壯觀,濃厚的宗教氣氛,比何義士出生故鄉的羅馬,毫不遜色。天主教徒的何義士尊重澎湖民眾的信仰,一如他也希望篤信道教、佛教的澎湖居民,不排拒天主教靈醫會的惠民醫院。「有些漁民對於家中的大小事情,全仰做神明指示;做生意、結婚、求學、治病,完全聽信乩童的吩咐,甚至應該住進哪家醫院,由哪位醫師看診,也完全交付神明化身的乩童安排。」
何義士主掌下的天主教靈醫會惠民醫院,雖然崇尚身、心、靈合一的醫療,但宗教在幫助病患恢復健康、袪除疾病的過程,扮演的是安定人心、加強信心的作用,所有的醫療行為仍需進行,而且在合乎生理和病理的實際經驗中處理;吃香灰、貼符,聽天命的宗教醫療,往往會耽誤了病情。但是,處在這麼久遠傳統的澎湖,何義士知道不能疾呼推這些「迷信」,這除了以醫術和愛心去交換,往往也需要持久的時間,不間斷的宣導。
內政部紅十字會,曾在1981年頒贈了一枚紀念金牌給何義士醫師,感謝他在台灣和澎湖的三十年間,捐血達一百三十二次,不但突破了醫師捐血的記錄,在全台灣省所有民眾當中,也是記錄創造者;台北捐血中心,更在五年後,推選何義士為好人好事代表。而在此之前,澎湖縣政府為表達縣民對於何義士在醫療上所做的感人貢獻,也頒了「澎湖縣榮譽縣民」證書,盼望何義士在澎湖繼續嘉惠民眾。1987年,何義士得第四十屆全國醫師服務社會績優獎。
惠民醫院以內科專科醫院在澎湖行醫,醫療業務十分繁忙,僅1989年的門診人次,也達四萬人,急診1200人。住院病房二十七間,病床六十五床,病床利用率達九十五個百分點。現有醫師十人,護理人員三十七人,總員工八十七人。
這些醫療設施和人員,在何義士的整合構建中,仍不敷使用。花蓮慈濟功德會證嚴法師的愛心感召,讓民眾發揮「滴水成渠、積沙成塔」的義舉,出錢出力終於在花蓮建設了規模龐大、設備與醫護水準上乘的慈濟綜合醫院何義士頗受鼓舞,盼望經濟富裕後的台灣民眾,一本善心,為惠民醫院的擴建隨嘉捐助或指名定額捐款。
原籍彰化埤頭的惠民醫院檢驗科主任陳朝東,受何義士院長在偏遠離島行醫數十年如一日的義舉感動,也在澎湖安家落戶,為澎湖縣民提供醫療服務。追隨何義士四年,陳朝東對院長的焦慮頗能體會,他說:「當年,天主教靈醫會在澎湖成立醫院,依靠羅德信神父用英文,法文、德文、西班牙文和義大利文在歐洲勸募捐款,爭取國際救濟物質,為澎湖的醫療品質,點滴建起來。但是到了今天,台灣民眾的富裕,台灣的外匯存底舉世皆知,為了造台灣醫療品質的惠民醫院擴建,再讓這些神職醫師到歐美各教區勸募,不但勸不到了,有時還會惹來難堪。被勸募的外國人士只要說一句:『台灣民眾已有能力建造自己的醫院,台灣的政府已有財力計劃資助,台灣不但不應該再向外勸募捐款,這已經是你們回饋世界其他落後地區的時候了。』我們都無法回答。」
陳朝東藥檢師知道惠民醫院的擴建募款,進行得極不順利,更多有能力的富人,或曾受惠於惠民醫院而今日有成的民眾,也許健忘,也許未獲消息,在他們可以出錢出力的時候,並未伸出援手。而衛生署好意創辦的偏遠私立醫院建設補助利息貸款,因資格審查問題,惠民醫院將要再等候另一個年度,才可望有時會獲得這項補貼部份利息的建設貸款。
陳朝東身為一個台灣子弟的醫事人員,在為何義士抱屈的懊喪中,不免心痛,「想當年,台灣貧窮時,天主教把牛奶帶來援助我們;在我們仰做求神問卜治病的時代,這些外籍的神職醫師把西醫引進來;今天,我們的經濟能力提高了,怎不多看、多想想他們是否需要幫助?」
  獲得行政院衛生署頒發第一屆偏遠醫療奉獻獎的何義士,年近七十,所有的獎勵,當然都是溫暖的,但精華歲月奉獻在澎湖離島的他,為澎湖的醫療品質提升為籌措擴建費,卻遭了無比困擾。何義士抽暇騎腳踏車到白沙散筋骨,這陣子更有「放鬆腦筋」的作用。
自馬公到白沙,澎湖灣的海風,在夏日黃昏,總是令人渾身暢,何義士的腳踏車行過跨越海溝的中正橋、永安橋、夕陽美景無限好。這樣的景觀,當然和何義士醫師羅馬故鄉的景色不同,他以一個神職修士,輾轉在各地行醫傳教,以救人傳播福音,澎湖馬公是他這一生中,停留最久的所在,也是一個家鄉。
多年在澎湖的何義士醫師,由黑鬍子到白鬍子,從壯年到老年,對於澎湖的病患求診,他最能瞭解到澎湖人口老化的問題,屬於年長慢性病的糖尿病、中風痛風、關節炎、老人痴呆症……有逐年增多的現象。不只是老人心情更能體會老人慢性病的苦楚,而是何義士對澎湖的家鄉情懷,讓他預見這些視他如兄弟,他也回視如弟兄的澎湖鄉親將來的醫療需求。
騎腳踏車從馬公到白沙的通樑,約莫二十公里,來回得四個小時,何義士側靠路旁前進,仍如上個星期、上個月或去年一樣,開轎車、騎摩托車從他身邊穿過澎湖民眾,依然親切的叫他「大鬍子醫師,你要去哪裡?」,何義士單車輕騎揮手示意,他有方向目標,知道怎麼來,怎麼去。

羅德信神父

華德露神父

高安修士

巴瑞士修士

安惠民神父

張明智修士

達神家神父

梅崇德神父

魏真智神父

--------
醫療奉獻獎

何義士醫師

呂道南神父

范鳳龍醫師

馬仁光修士

李智神父

柏德琳修士

傅立吉神父

高國卿神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