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在台灣

 

馬仁光 修士

第九屆醫療奉獻獎得主
連媽祖婆也指示病患來看他—馬仁光修士

  馬仁光、馬修士來台時,瘦弱的形影,覆著胸前偌大紅「十」字的黑色靈醫會服,一臉肅穆;像是從中世紀一路行來的苦修道士。
現實生活裡,他在兩岸為中國人服務半世紀來,刻苦、自勵的清修不變,但歲月卻換來他聖誕老公公般的身驅,圓潤潤的臉蛋,幽默、風趣的個性,也帶給未成家的他,在全省各地算也算不清的親友。
比起羅東聖母醫院的「外科聖手」、也是醫療奉獻獎得主的范鳳龍醫師「Oki」,馬修士要內斂、低調得多。但是兩名老外醫師一高一瘦、一內一外搭檔,合作無間,在過去醫療資源並不充足的時代裡,曾是威震一時的「夢幻組合」,全省各地、乃至海外慕名求診的患者不知多少。若他們當時靠治病賺錢的話,早已買下整個羅東。但是,馬修士至今守在羅東聖母醫院,高齡八十餘,猶每天上、下看診一百多人,從不請假。
馬修士來自義大利,十三歲那年,宣誓加入靈醫會,願以宣道醫師身份,將治病救命做為此生的使命。因此,在他廿六歲由羅馬的醫學院畢業後,經短期訓練,即由靈醫會指派到大陸雲南服務。
當時雲南極為落後,滿地貧病,痲瘋仍然盛行;馬仁光與五名會士建痲瘋病院、蓋醫院、診所,施醫濟貧,巡迴一村又一村,主動尋找痲瘋病患出來治療。他沒日沒夜地工作四年半,救治的病患難以計數。直到1952年遭共產黨驅逐,馬仁光才隨靈醫會來台,在當時最落後的羅東落腳,不久即轉往更落後的澎湖服務。
當時的澎湖也收容不少痲瘋病患,此外,小兒麻痺、肺癆患者四處,馬修士與會士們由修會獲得藥品奧援,免費為貧病施醫,並成立惠民診所。他在澎湖總計服務六年,一九五九年返羅東任內科醫師至今,行醫四十餘年如一日。在病人眼中他比親人還親。
馬修士在羅東待久了,病患信賴他,什麼病都要找馬修士,也不管生什麼病。他常稱病患為「親友」,這樣的醫病關係,絕不誇張。大家都說馬修士像電腦,看過的病人,很少認不出來的,儘管他看過這麼多人,但每個人的病歷、家族史,他記得一清二楚;也因此,多少年來,有人搬離羅東,遇有病痛,還是要回來找馬修士;有人隔陣子就得到聖母掛號,讓馬修士聽聽心跳也好,才能確定自己健康沒問題。
已經八十二歲的退休警察局長龔培初就說,「他比我們的親人還親,我的胃大出血五次,都是他救回來的!」楊錦惠女士說,「我們一家三代都是他看他,連嫁人後,丈夫、婆婆一家人生了病,也都靠馬修士。」一次,市井謠傳馬修士病逝了,她說,婆婆傷慟至極,直說以後生病再也沒依靠了;「那樣的親情,真的連血親關係,也未必能比。」

因為媽祖籤示 有人跪求一號

  不過,馬修士看病愛罵人,可是出了名的。太晚就醫、病程拖了,他罵人;才看過一次,病痛減輕就忘了回診,他不止罵在口裡,也叨叨念在心裡;有時還央人打電話說你:「為什麼不回來看診?下次病重了,看我理不理你?」但是,被罵時怕他,卻感動在心裡:真的,這年頭,非親非故,誰會這樣疼惜你?只有他,馬修士,像個老媽媽,罵你、念你,唯恐你輕忽了病痛的威脅。

  一位孫媽媽說,十幾年前,她的女兒生重病,四處就醫,錢花了不少,就是不知道得的是什麼病。心急下,人家介紹她找馬修士,她一個電話打過去,以為很「大牌」的馬修士,十分鐘就出診到家裡,而且一眼就診斷出是腦膜炎,馬上協助他們住院,孩子好了,他不斷噓寒問暖,孩子長大了,他還介紹她工作,讓孫家一家子感激莫名。聖母醫院秘書藍麗卿說,羅東人多半保守,不太能接受外國人的信仰,但當地無數天主教友,都是被馬修士深深感動而受洗。
由於找馬修士看病的人實在太多了,有些人漏夜排隊;跟馬修士診跟了三十三年的資深護士蔡桂蓮說,常有人因馬修士一號難求,四處出高價買「黃牛號」。買不到,到了門診雙腿一跪,要馬修士加號;因為,他走遍各醫院治不好,最後到媽祖廟求籤,「是媽祖婆指點,要找馬修士看,才會好!」桂蓮不忍遠地來求診的病患失望而返,常偷偷幫病患加號。馬修士對醫療品質有自己的堅持,當病人太多、看不完,他也會當面罵桂蓮,讓桂蓮淚流不止。但是,擦乾眼淚,三十一年來卻不敢退休、不敢轉檯,也不敢跳槽。因為,她知道,馬修士從不為自己罵人,他總是先想到別人。
聖母醫院主任秘書徐快君,是另一以馬修士為榮的「乾女兒」。她說,二四年前,自台中到羅東就業,初離家不習慣,一個星期就吵著要回家。馬修士板起臉說,「妳以為,要來就來,要去就去?妳媽沒把妳管好,我來管!」這一管,還真不是普通的嚴厲。講求教養的馬修士,不准女孩穿牛仔褲;護士穿迷你裙,他會好意的提醒:「小心,屁股會感冒。」他兼定所有護士制服一律裙長離地一尺,因此照起相來,不論高矮,一字排開,裙子像一刀似地整齊,十分壯觀。
一次望彌撒時,馬修士褲子破了一個洞,沒有人敢告訴他,有人忍不住說了,馬修士卻開罵了:「那個護理長,望彌撒不看神父,看我的屁股,做什麼?」就這樣,和馬修士相處雖然嚴格,卻趣聞不斷;在護士流動如水的醫療環境裡,聖母待遇不算好,她們卻一個比一個認真,馬修士看診未完,沒有人敢離開,根本不必醫院要求。

病家送的蘋果 他全留給病人

  當然,馬修士不光罵人,也有他柔情的一面。楊錦惠的孩子至今還是馬爺爺長、馬爺爺短的。她記得在那物質仍十分困乏的年代,帶孩子找馬修士看病,不僅不用煩惱錢的問題,馬修士還會送孩子蘋果吃,當時蘋果十分稀少,都是病家為感謝他而送的;他捨不得吃,全留給了病人。但是,秘書藍麗卿曾眼看馬修士站在水果攤前,看著三斤一百元的橘子,買不下手;因為馬修士從未支薪,生活過得清苦。但是,和他再熟的病人要想請他到家中吃飯,他說什麼也不接受,他總是一個人。以前年輕時,有幾個友朋友會陪著馬修士騎腳踏車,陽明山、寒溪、日月潭四處蹓躂,這些好朋友離世後,馬修士哪裡也不去了。
其實,馬修士還是一個音樂全才,風琴、直笛、黑管,只要樂器,他都會玩,早年還訓練過修士們及一所高職的樂隊,拿過全省第一名呢!馬修士以玩樂器自娛,最喜歡穿唐裝、彈古箏,大家看聖誕老人肥肥的手,撥弄古箏,居然也那麼好聽;病人笑笑後,靜默了,讚歎這個天主派來的特使,無所不能,心中只有感激。

羅德信神父

華德露神父

高安修士

巴瑞士修士

安惠民神父

張明智修士

達神家神父

梅崇德神父

魏真智神父

--------
醫療奉獻獎

何義士醫師

呂道南神父

范鳳龍醫師

馬仁光修士

李智神父

柏德琳修士

傅立吉神父

高國卿神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