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我們

聖 召 的 故 事〈1〉

天主教靈醫會神父 - 楊 家 門
為什麼要做神父

   小時候在學校的作文都會有這樣的題目:「我將來的志向」或「我未來的願望」。每一個人都有美好的憧憬,它帶給人希望,如果美夢成真那該是祝福。然而,人生過程中也有所擬定的志向沒有成就或變動的。我不記得小時候是否曾經擬定志向,因為當時家境窮苦,連要升學考試的補習費都付不起,就被列入放牛班。小學畢業,靈醫會的本地修士來教堂招考入修道院,我在母親的同意下參加報考,就這樣帶著有書可讀的心情來到宜蘭縣羅東郊外丸山小修院。修院生活不是現代一般年輕人所能想像的,每天除了讀書,就是工作開墾山坡地以便為年輕小伙們健身的籃、排球場,除此之外,早晚的唸經祈禱,守靜默更是訓練的課題。這些課程都在梵二大公會議之前的所規定的,的確是相當嚴格地要求遵守,以便訓練適應修會生活。
  十七歲進入初學生活,考驗一年後在修會的培育人員准予通過誓發三年暫願,進入另一階段的考驗期。民國五十七年羅東聖母護校獲得教育部的核准男生就讀,修會長上就將我們這一批十七位修生及修士送到護校就讀。畢業接受兩年的義務役;服兵役在當時台灣是每個男人必經的過程,也是一種光榮,服完兵役就像一位成熟的男子,感謝天主,它是影響我一生最大的階段,給我經過軍中的磨練,體會在修道路途中的種種要面對的困難、挫折。
  服完兵役回到修會,會長神父派我於羅東聖母醫院內科與卡修士一同工作。天主的奧妙,在其計畫中逐漸用不同的方式召喚我,雖然年輕,富理想,也帶有些世俗的誘惑。三年期間每日忙碌於護理工作,做為一位修道人,內心的枯竭已呈現危機,無法以工作來滿足內心的渴求,漸漸地問自己,這是我未來要的生活嗎?我僅此以護理做為我一輩子的工作?沒有讓我為天主的子民做更有意義的工作?感謝天主,這是因為內心的空虛,自己的靈修生活已不能滿足我的處境,一連串的誘惑進到我內心;母親中風,身為兒子的我,遭受這樣的打擊,誰可以代我照顧亦或還俗成家?雖說有兩位嫂嫂,但她們無意願,奈何!這就是人生嗎?天無絕人之路。就在內心痛苦中思考著帶著有病的母親回到大姐家,向大姐央求帶我照顧,大姐的細心,對我了一句話:「只要你大姐夫答應就可」,天啊!要如何向姐夫啟口,萬一姐夫回絕不是沒有面子嗎?天主你為何這樣對待我,你不是說:「要愛天主超過父母」,如今,你難到要我放棄母親繼續走你要我走的路嗎?親情如何叫我忘掉呢!我七歲時你把我父親召回,如今我最親密的親人難到不留給我嗎?天主啊!你是人最無助時最好的依靠,顯示你的大能好吧!就在要回會院的最後一天晚上,大姐夫給我安慰的話:「你繼續修你的道,母親由我來照顧」。
  我帶著感恩的心,就在我二十五歲那年,向修會長上申請離開羅東聖母醫院,到輔仁大學神學院就讀,準備晉升司鐸,為更多的人服務。三十歲那一年,帶著親人及家人的祝福回到屏東萬金故鄉,在鄭天祥總主教的手中領受鐸品 ─ 成為神父。這也是為給母親分享她忍受病苦的代價,也感謝我大姐及姐夫的支持幫助。

   晉鐸後,修會長上派我前往菲律賓進修,這時母親的病情似乎無法熬過我進修回來,在向母親告別前,母親反而替我煩惱,做為神父將來沒有兒女會像她這樣無人照顧,我安慰母親,天主會照顧的,妳不用擔心,妳每天為我祈禱就可以了。啊母親呀!母親!妳真偉大。
  做了神父後,工作面就更廣了,接觸的人形形色色,五花八門的人都會遇到。打從菲律賓開始牧靈及進修,直到如今,包括在台灣服務已三十年了,回顧一路走來,酸甜苦辣都是天主在調味,只有「順服」在天主的愛中,如果要與世俗相比,那該是幸運多了。每個人的生活都是天主的聖召,祂召叫人走不同的路,只是往往人很自然地認為長大就是要成家立業。做神父的人,是因在他的生命中聽到天主特別的呼叫而去跟隨祂,去服務祂的子民,繼續主耶穌基督救贖人的事業。雖然沒有成家,但修會團體就是家,每天與不同文化背景,教育程度高低的會士生活,是以基督的愛為出發點,彼此接受不同個性的人,這些都需要天主的愛去包容、體諒。祈禱及聖體聖事是靈修生活的操練中心,每天的奉獻及悔改更是不可缺的,也只有這樣的生活奉獻才能維持團體的共融。修會團體生活比婚姻生活好處多多,但不是每個人所能承擔的,因為它是天主特別的恩典,人答覆天主的恩典,才能完成天主的計畫。這是做神父的奧妙,不是靠個人的能力、才華,是天主的恩寵使得人走完聖召的路。
  神父也是人,有七情六慾,他也會跌倒,他也有軟弱的人性,然而,天主不是召叫完美的人,而事實上這世上沒有完美的人。完美只能追求,為此,神父的生活不能離開生命的主,每天祈求天主聖神的聖化,潔淨,才能維持基督的生命 ─ 喜樂平安。

 

聖召的故事〈1〉
聖召的故事〈2〉
聖召的故事〈3〉
聖嘉民家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