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我們

聖 召 的 故 事〈2〉

靈醫會的終生修士─ 韓國乾修士
天主會以不同方式去召叫不同的人

   韓國乾修士常以玩笑的語氣告訴朋友,他的家住在海角七號的隔壁、隔壁再隔壁----- 恆春山海的小漁村,父母親是非常虔誠的天主教徒,因著愛天主,母親常幫村民們照顧小孩,有時甚至先將自己的奶水餵食鄰居的小孩而讓自己的小孩餓肚子,這種大愛的精神深深感動著村民們。

  韓修士記得他小時候長得胖胖肚子大大的大家叫他大肚乾,父母親為了要讓他成為天主的孩子,背著他由恆春坐巴士到屏東天主堂領洗,必須花上八小時以上的車程,二位姐姐及二位哥哥更遠至高雄天主堂領洗。而當時的交通是非常不便利,可見父母親堅定的信仰,更體會天主與我們家庭同在,雖然不富裕但也闔樂無窮,享受天主的恩寵。


  
星期日與父母兄弟姊妹們參加彌撒是我最喜樂的日子,有一次本堂神父問我母親:「這個孩子長大去做神父好不好?」母親回答說:「可以我很高興只要天主需要他,我無條件奉獻給祂。」當時年齡還小,只是很高興我長大可以當神父,對於神父的意義完全不懂,只知道神父代表是一個很有學問的人。

  我從小就多災多難,1歲時恆春大地震,死了八個鎮民,當時我住在由咾咕石建的房子,房子已經震倒一半,大石頭卡在屋頂還好沒有掉下來,否則就沒有現在的我,鄰居看到我母親抱著我由半捯的房子走出來,不可思議說:「這婦人是積了什麼陰德?連大地震都無法傷害他們母子。」童年時健康狀況不佳,常到醫院報到,住院期間,每天看著穿白衣的醫事人員,不辭辛苦的照顧著我,深深打動著我,我希望長大以後我能向他們一樣服侍病人。

  國中畢業與同學到一家汽車修理廠工作,始終定不下心,辭掉工作回恆春天主堂,告知神父想進入道明會修院,神父推薦我到屏東東港天主教新基高級中學就讀,高畢後因疾病纏身,只好在哥哥的機行當學徒,等著當兵,服役回來經同學介紹到核能第三廠工作,當中華工程公司土木品管員,六年後升至人事助理員時,每當靜心祈禱總有一個聲音「跟隨我吧!」在我腦中迴轉,我自問我能嗎?我有資格接受這個召叫嗎?我並沒有高深的學問,天主你召叫我,我能為你作什麼?我什麼都不懂,什麼都不會,而且沒有健康的身體、個性木訥,我不敢接受你的召叫?

 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參加基督活力運動員實習班,再度發現每個兄弟姊妹對主的熱誠及愛慕,當每個實習員說:「我參加實習班後,我要為教會做什麼?」我竟然脫口說:「我要服侍天主,入修道院。」來自四面八方的掌聲,我嚇到了!為我所說的話感到不安,因為我已經對上主承諾,主啊!我能為你做什麼呢?

  民國七十三年,我參加澎湖基督活力運動實習班服務,結束後參觀馬公惠民醫院,這個修會以服務病人為志業,而且在醫療缺乏的澎湖,我心中的震撼,這不是我長久盼望的志業嗎?去服務弱小病痛的人,我慢慢了解天主的召叫,祂要我做什麼工作了。

  經過一年不斷祈禱省思,終於我告知我的父母親:「我要去當神父去加入一個照顧病人的修會,我當然知道自己書讀得不多不可能,但我願選擇當個永遠照顧病人的修士,因為這是天主給我特別的恩寵。」母親說:「兒子你要知道你的能力,從小身體不好、也不夠聰明常常忘東忘西,不管當神父修士都是為天主做事,你承擔得起嗎?倒不如,選擇當堂區傳教員,也可以為天主宣揚福傳的工作。」我告訴父母親說:「如果天主揀選我,靈醫會修會願意接納我,讓我去為病患服務,照顧天主最弱小的子民,我知道自己有能力的,我要當一個服務病人的終生修士。」父親回答我說:「這是你自己的選擇,我們把你交付給天主,我們會為你聖召之路祈禱。」

  74年10月我寫信給馬公惠民醫院呂若瑟神父,他馬上回信並附上機票,28歲來第一次離開自己的家鄉,前往偏遠的離島馬公惠民醫院,走上我的聖召之路。在望會期間,常感受到天主聖三的陪伴和照顧,心靈充滿喜樂和平安。民國七十九年九月被會長派往菲律賓學習英文及準備初學,在這段期間,很奇特的事發生,我竟然無緣無故生了一場大病,在住院期間,因人地生疏又不會英文,真是痛苦又寂寞,很幸運的隔壁床的病人家屬見狀義不容辭的主動關懷我、照顧我。像一個慈母照顧她的小孩一樣。民國83年在澎湖惠民醫院初學一星期得了急性闌尾炎開刀後,住院期間又感染肝濃瘍住院將近三星期,一次一次接受病魔的挑戰,天主再次要我了解病人的身心靈的痛苦,在住院期間,去深思醫護人員應如何像慈母一樣關懷病人,滿足病人的需求,建立醫護人員與病人間良好的互動達到「視病猶親」的理念。

 

   民國89年,我在準備發終身願避靜時,接到父親病危通知,只好要求會長將發願時間延後幾天,趕回醫院探望父親,很幸運天主聽到我的祈禱,父親終於脫離險境,讓我順利完成發終身願,成為靈醫會一份子,讓我全心全意全靈奉獻於天主,一生服侍弱小病痛的人。

從望會到發終身願的歷程中,感謝天主聖三和仁慈聖母一直陪伴著我,感謝靈醫會士們接納這笨拙的我、耐心的指導我,讓我實現童年的夢想,天主的計畫是無人能理解的,當初學生時需繳交教友證,拜託本堂神父幫忙詢問,結果是屏東聖十字架堂,與我所要加入的靈醫會以紅十字架為標誌,好像我一出生,天主就揀選我加入靈醫會,命中注定我愛你,並隨著胸前佩帶的紅十字架走完這一生。


 


聖召的故事〈1〉
聖召的故事〈2〉
聖召的故事〈3〉
聖嘉民家庭